今日头条

51年,72岁的周素园请辞省政府副主席,毛主席:坐在那里带头就好

前 言
周素园,是一位曾经跟随孙中山先生,参加过辛亥革命的民国老人。在贵州,可以说,他是家喻户晓的社会名流。
周素园
让人想不到的是,周素园在他57岁高龄的时候,选择了参加红军长征。这在整个红军队伍中,也是十分罕见的。
初见毛主席
1937年,红六军团长征到达陕北。随红六军团一起来到陕北的,还有一个近60岁的老爷子——周素园。
周素园是一个社会名流,他放弃了在家乡优越的生活,以贵州抗日救国军司令员的身份来到陕北。
周素园来到延安后,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,并要求对周素园的生活给予照顾。
陕北时期的毛主席
1937年7月,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日军全面侵华。
后来,红军改编为中国革命军第八路军,参加抗日战争。周素园被任命为八路军高级参议。
这段时间,延安的同志们对周素园格外照顾,贺龙夫人和肖克夫人经常来到他的住处,看望他,并帮他收拾家里。
那时候,延安的物资相当匮乏。但是,组织上依旧尽最大力量,给了他各种生活上的优待。
年近60岁的周素园身体不好,双脚肿胀,连路也走不了。组织上多次派医生前往检查,治疗,但是效果不是太理想。
他心里想着,自己不但不能为党工作,反而还成了党的“包袱”,这让周素园感到很不舒服。
于是,周素园萌生了回乡的想法。他要回到贵州,继续为党工作。
很快,周素园就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信件,交到毛主席的手上。
毛主席写给周素园的信件原稿
1937年10月6日,毛主席给他回了信:
素园老先生:
示敬悉。我们觉得你是我们的一个十分亲切而又可敬的朋友与革命的同志,并不觉得你是“坐享优待”。先生的行止与工作,完全依照先生的健康、兴趣来决定,因为先生是老年人了,不比年轻人。这一点,不但我们应顾到,先生自己也应顾到的。只有在比较更适当的条件与环境之中,康健更有保证些,工作才会更好些。
先生所提回黔并工作的计划,如果已下了决心并认为这样更好些的话,我是全部同意的。路费拟赠300元,不知够不够,请你自己计算一下告我。将来我们经费较充裕的时候,可以每月帮助先生一点生活费,大体上等于在延安生活一样。这完全因为先生是一个奋斗的人,丝毫也不是为了别的。临走时请留下通讯处,并告我。何时走,我来看你。
敬礼!
毛泽东
十月六日
在周素园离开延安之前,毛主席和朱老总等人,特意设宴为他饯行。
毛主席说:‘周先生,虽然你还没有入党,但你依然是红军的一员,我们的交情还是很好的。对于你的历史,在走之前,能不能给我简单地写一点东西。”
在毛主席的要求下,周素园在第二天就将自己的自传,给毛主席送了过来。
临行前,周素园写下赠言:
“政权一定是你们的。共产党是吃苦耐劳,国民党是贪污享乐,醉生梦死。共产党是命令贯彻;国民党是议而不决,决而不行。就拿这两点作个比较,稍有常识的人,都能判断最终胜利属于谁。但我希望取得政权之后,共产党不要变质”。
在周素园的临别赠言上可以看出,他对旧社会、对国民党腐朽的政权,感到极其不满,甚至达到了憎恨的程度。
与旧社会决裂
周素园参加红军的事情,还要从他之前的经历说起。
1907年,周素园作为发起人之一,成为“自治学社”的一名成员。次年,自治学社集体加入东京同盟会。
1910年,周素园同改良主义彻底决裂,转向革命。
在办理《黔报》和《西南日报》的过程中,他的才华受到公众认可,被巡警道贺国昌聘请为警务公所行政科长,兼自治筹办处文牍科长
武昌起义成功后,贵州的武装起义,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周素园动员了贵州警察中的一部分人参加起义。并以贵阳治安关系全省稳定为说辞,劝说巡警道贺国昌招募一批新警员。
贺国昌感觉到贵阳的风声很紧,慎重考虑后,决定采纳周素园的建议。
很快,新增了100名警察,并为他们配发了新式快枪。在周素园的推荐下,自治学社的社员汪直中等人成为队长。
不久后,贵州起义,贵阳的警察全部听从周素园指挥,没有对起义人员发起阻拦和搜捕,甚至还支持了贵州起义。
贵州起义
贵州起义成功后,贵州宣布独立,周素园成为了新成立的“大汉贵州军政府”的行政总理。
后来,贵州的反动势力刘显世,勾结了滇军唐继尧部,武装进攻贵州军政府、黔军驻地,周素园被迫翻墙逃走。
滇军攻占贵阳后,成立了以唐继艺、刘显世为首的贵州都督府,开始对革命党人大肆捕杀。
周素园抄小路逃出贵阳后,离开贵州,来到四川,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。
后来,周素园虽然到处奔走,然后收获甚微,靠着借贷度日。
1920年,黔军总司令王文华在上海约见了周素园,对他坦诚相待。
王文华说,现在他是黔军总司令,兼贵州省长。周素园回去后立即担任总司令部秘书长,兼政务厅长,过一段就让他当贵州省的省长。
为了促成周素园归黔,王文华说:“你在贵州的名望很高,大家都知道你。你把当年出逃贵州的人员列一个名单,他们回到贵州的费用,由我承担。”
不久后,王文华遇刺身亡。本来打算回贵州的周素园,只能暂时放弃回归计划。
后来,在新任贵州省长王伯群和黔军参谋长何应钦的邀请下,周素园回到贵阳,担任了黔军总司令秘书长。
何应钦
1922年1月,何应钦被赶出贵州,周素园受到牵连,被迫去职。
5月,袁祖铭主政贵州,邀请周素园恢复原职。三个月后,周素园转任政务厅长兼省府秘书长。
1923年夏,周素园前往上海暂居,接触到马列著作,了解了一些共产党的政治主张。
1925年8月,周素园向袁祖铭坚决提出辞职。
对于在袁祖铭政府中的任职经历,周素园有过这样的表述:
“生平只有被袁鼎卿屈服,是我一个污点。贵阳时期是武力的劫持,重庆时期生活没有完全解央,也占这次合作的相当成份”。
9月初,周素园回到家乡毕节,研读了大量著作,其中有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、赫胥黎的《天演论》、亚当.斯密的《国富论》、卢梭的《民约论》等。
后来,又读了《国家与革命》、《通俗资本论》、《共产主义ABC》、《新政治经济学》 等一些马列主义的著作,
打土豪搜出马列著作
1936年2月,在红军第二、第六军团占领毕节。
在红军占领毕节之前,当地的不少乡绅权贵都劝周素园外出避难。
周素园听到后,好像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,对他们说:“我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,不需要走!”
这些人听到周素园的回答,十分不解:“难道你不怕红军打你的土豪吗?”
周素园淡淡地一笑:“我又没做什么鱼肉乡里的事情,为什么要怕?”
于是,当地的一些土豪争相出走,周素园却是闲庭信步,一点儿也不担心。
红六军团在进城后,一路打土豪,来到周素园家中。在周素园的书房里,红军战士发现了许多马列主义著作。
马列著作
红军战士感到十分奇怪,就把这件事情汇报到政委王震那里。
王震知道后,马上派人前往调查。经调查发现,周素园在当地百姓中有着极好的口碑,王震决定亲自去见周素园。
同时,周素园也对纪律严明的红军战士很感兴趣,希望能见到红军的领导。
不久后,周素园见到了红六军团的政委王震和政治部主任夏曦,随即向他们阐述了自己的思想。
周素园说:“我研究马克思主义10年了,我觉得马克思讲得对,我相信马克思主义。你们共产党红军,是讲马克思主义的,所以我用不着走。”
王震对周素园说,他研究马克思主义挺好。当前,共产党的政策要抗日反蒋,问他是否赞成。
周素园表示,他完全赞成共产党的主张。
这段时间,王震和夏曦两人,经常到周素园的家中,对他宣讲共产党的政策,以及红军北上抗日方针。
后来,红六军团决定组建贵州抗日救国军,并让周素园担任这支部队的司令员。周素园听到后,非常开心,当即接受了任命。
2月14日,在毕节的城关小学操场上召开贵州抗日救国军成立大会,周素园正式就职。
3月10日,红六军离开毕节,北上抗日。
57岁的贵州抗日救国军司令员周素园,随部队一起踏上了艰苦的长征之路。
在长征时,周素园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给龙云、孙渡等滇军上层人物写信,对红军的长征,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红六军团的军团长肖克曾经说过:
“周素园的信“打中了他的要害。所以孙渡就在威宁、昭通,按兵不动。国民党追击军主力从东面向我进攻,但孙渡纵队在西面按兵不动的态势,就利于我们集中主力对付东面来的敌人,能在毕节停留近20天,休整补充。”
在长期的坎坷生活下,周素园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加上已经是57岁高龄了,他只好坐着滑杆,在乌蒙山中转战。
长征中
在雨雪纷飞的行军过程中,周素园的身体显得更加衰弱。
后来,任弼时、贺龙和王震担心周素园的身体经不住长途跋涉。就拿出一些本就不多的黄金,打算让周素园到香港养病。
周素园看着这些黄金,流着泪,激动地说:“我都要60岁的人了,前半生一直在寻找光明。这种光明,终于在红军中找到了。”
周素园擦了一下眼泪,表示他死也不会离开红军,和红军在一起,他感到无上光荣。
贺龙知道后,站起来对大家说,既然他愿意跟着红军走,我们就是抬,也要把他抬到陕北。
在周素园的坚持下,他与广大红军指战员一道,经过了漫长的9个多月后,终于历经千辛万苦,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。
在延安,周素园看到了平等、博爱、互助,人民安居乐业,脸上都挂着喜悦。这深深地触动了他的灵魂。
革命圣地延安的军民生活
周素园下定决心,一定要跟着共产党走!
后来,由于身体原因,周素园认为自己在延安就是一个“累赘”,打算回到贵州,以自己在当地的影响,为党多做一些实事。
1937年10月23日,带着毛主席写给国民党西南各省军政要员的信,周素园离开延安。
11月8日,周素园到达重庆,致函给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西安行营,要求面见西南行营参谋长贺国光。
周素园连续给贺国光发去三封信,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周素园在信中说,他是受毛主席、朱德委托,请求与他们军政当局洽谈,释放在西南关押的政治犯,增加抗日力量的事情。
贺国光接到信后,拒绝接见周素园。他没有释放政治犯的打算,就在给周素园的复函中,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应酬话。
正当周素园滞留重庆的时候,国民党贵州当局以“共产党嫌疑”,逮捕了他的大女婿王崇索,以此来警告他不要再为共产党说话。
周素园
在重庆,周素园的努力没有得到贺国光的回应,只好于11月底前往成都。
在成都,周素园见到了他的贵州老乡,时任四川省代理省主席的邓汉祥。
早在辛亥革命时,周素园就和邓汉祥有过交往,两人的关系比较密切。
见到周素园来后,邓汉祥让周素园担任四川省政府的顾问。
在交谈中,周素园把延安的一些情况,告诉了邓汉祥。邓汉祥对延安的办学条件深感同情,答应给延安汇4万元,用于补助陕北公学。
后来,周素园在成都给在云南的龙云写了一封信,并把毛主席致龙云的亲笔函寄去。
周素园希望龙云能够遵照国共合作宣言的精神,释放关押的一些政治犯,让他们参加抗日战争,为国家尽一份力。
龙云收到周素园的信后,两次来电,邀请周素园到昆明一叙。
龙云
1938年1月12日,周素园飞抵昆明,受到龙云和云南军政当局的欢迎。2月初,龙云委任他担任云南省政府咨谋。
在昆明期间,周素园利用一切机会,宣传党的政治主张。并把八路军抗日的英勇事迹讲给当地群众,让他们了解延安和共产党的真实情况。
不久后,云南当局不满周素园的言行,对他的自由进行限制。周素园被迫离开昆明,回到他熟悉的贵阳。
贵州的中统特务室主任陈惕庐,以省党部的名义提出警告,令他离开贵阳,回到毕节。
贵阳公安局长肖树经“规劝”他,不要在贵阳惹麻烦,赶紧回到原籍去休养身体。周素园只好回到毕节。
在毕节,地方当局虽然表面上对周素园礼敬有加,但是却对他实行暗中监视。
你有带头作用
在毕节的家里,周素园研读了《列宁文选》《列宁主义问题》、《联共党史简明教程》.《新民主主义论》等一系列共产主义著作。
1947年2月,周素园开始撰写他在参加红军长征时候的回忆录,1948年5月,4万余字的《西行追忆录》终于出稿。
后来,这份珍贵的稿件被丢失,成为周素园的一件憾事。
1949年11月,毕节解放。
在毕节解放后的第三天,周素园就草拟了给毛主席的电报:
“北京,毛主席,别来11年,衰生犹及见解放成功,不胜欣忭谨贺胜利。周素园叩嗑。”
右一为周素园
1950 年元旦,周素园在他自己的《光明日记》扉页上,写下题词:“期待着光明,等候着光明,望见了光明,光明来到了!”
后来,周素园被当地群众推举为毕节县支前委员会主任。后来又改任毕节地区支前委员会主任。
期间,周素园大力筹集军粮等物资,为人民解放军进军四川做准备。
为了恢复毕节的社会秩序,周素园一方面团结当地的一些进步人士,另一方面给一些边远山区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写信,规劝他们及时起义或者投降。
2月23日,应苏振华政委和杨勇司令员之邀,周素园来到贵阳,参与人民政权的工作,承担了社会人士和人民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。
6月,周素园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,于次月到重庆参加了西南军政委员会第一次会议。
周素园在作报告
8月,周素园被任命为贵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。
1951年10月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,在北京召开。
周素园受邀,来到北京参加这次会议。期间,他受到了周恩来总理、王震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
在北京期间,周素园非常想与十多年不见的毛主席面聊。但是又怕毛主席忙于建国大事,没有时间与他见面。
周素园思虑再三,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,把见不见面的决定权交给毛主席。
很快,周素园收到了毛主席要见他的消息,这让周素园心里非常激动。
这次见面,毛主席和他谈到了土改问题、抗美援朝问题、镇压反革命问题、统一战线问题等一系列重大问题。
最后,周素园提出,由于自己的健康状况不佳,希望辞去贵州省政府副主席职务。
毛主席对周素园说:“你年纪大了,精力自然差点,脑筋还很好的,你只要坐在那里起带头作用就好了。以后政协开会,你能来就来,不能来就不要勉强。总之,一切以身体为要。”
毛主席拿着国徽图样
临别时,毛主席特意准备了一盒燕窝,送给他。并握着他的手,嘱他要好好保养身体。
1953年,贵州省成立文史馆。
周素园兼任文史馆的馆长。上任后,周素园要求文史馆的馆员,要多留意贵州省的少数民族,研究少数民族的相关问题。
在周素园任职馆长期间,他尊重、关心、爱护每一个馆员,精心地照顾他们的生活团结一些老年知识分子,让他们认清前途,拥护党的领导。
周素园带领馆员,积极工作,为建设新中国做了大量有意义的工作。
1954 年,周素园拖着病体,坚持开完贵州省人民代表大会。在这次人代会上,周素园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
1955年2月,周素园被任命为贵州省副省长。
周素园阅读文件的时候,从来不会敷衍了事。每次都要认真阅读,把阅读心得记下来,按照组织程序及时反映给省里。
周素园旧照
周素园认为自己身上还有很多缺点,就没有写入党申请书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自己还“不配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,没有申请人党”。
在工作繁忙,体弱多病的情况下,周素园仍然努力学习马列主义、毛主席著作,提高自已的政治水平和思想觉悟。
1958年2月1日,周素园因肺炎,抢救无效逝世。
周素园逝世后,全国人大常委会、全国政协、中共中央统战部以及周恩来总理等人发来唁电,悼念这位共产党的好朋友。
中共贵州省委给周素园送了挽联:
“万里共长征,人民事业资匡助;一心服真理,马列宏谟有会通。”
周素园老人逝世后,埋葬于贵州省革命工作人员公墓中。
周素园老先生
对于他所热爱的贵州人民,周素园先生曾说:
“黔人生从山国,来自田间,言语塞陋,行动拘局,世之自命开明者,方窃窃指目,用为非笑。及夫国难日深,强敌相对,黔人肝脑涂平原,膏液润野草。忼慷捐躯,前仆后继,视彼所谓开明者,未尝有逊色焉。大抵黔人执事敬,与人忠,颇吸中国文化之精髓,而生活环境又养成习劳耐苦之天性,故其表现为朴诚,为果毅,有不教而率,不言而喻之风。健儒深明此义,而复善运用之,一切以身为仪则,故能功高而同列忌”。
周素园的这些话,正是淳朴忠诚的贵州人民的真实写照。

标签: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酒店资讯 鄂ICP备15005026号-2 中国酒店资讯网网站地图 sitemap.xml tag列表